珠海日语培训价格联盟

陈为人:你可听懂我的“弦外之音”?

山西文学院 2019-10-17 11:51:53
点击上方“山西文学院”可订阅哦!
配图:百度图片
  陈为人,祖籍上海,曾任太原工人文化宫主任;山西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、秘书长;曾担任山西省青联常委、山西省青年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、太原市青联副主席等社会职务;第五届山西省人大代表。现任太原市老作家协会主席。出版有人物传记类:《唐达成文坛风雨五十年》《插错“搭子”的一张牌——重新解读赵树理》《马烽无剌——回眸中国文坛的一个视角》《最是文人不自由——周宗奇叛逆性格写真》《让思想冲破牢笼——胡正晚年的超越与局限》《山西文坛的十张脸谱》;散文随笔类:《走马黄河之河图晋书》《摆脱不掉的争议——七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台前幕后》等书。 

你可听懂我的“弦外之音”?

陈为人书影

  卫平院长对我说,给文学院的网站上写点东西吧。写什么呢?他说,最好是关于创作体会或感悟之类的文字。 

  我有些困惑有些迷惘。不是我不愿意“金针度人”,实在是怕“误人子弟”。对一个人来说是“妙手偶得”的经验,对另一个处于不同环境不同时段的人来说,也可能是误区。在现时文化圈,逢人就叫“老师”成为一种时尚。但是,你可当得起“老师”二字?诚惶诚恐!

  我近日刚刚撰写完《柳宗元传》,同为“唐宋八大家”的柳宗元与韩愈,大概最当得起“老师”二字,我借用他们之间对“师说”的一番议辩,以代我言。

  柳宗元、韩愈生活的中唐时代,有一种怪现象:人们以相师为耻,有谁要拜某人为师的话,就会受到人们的嘲笑和攻击。正是在这种潮流甚嚣尘上之际,韩愈逆潮流而动,写下了那篇广为后世流传的名作《师说》:

  “古之学者必有师”,古时求学之人一定要有老师。“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”,所谓老师,就是传授道理、教授学业和解答疑难问题的人。“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无惑?惑而不从师,其为惑也,终不解矣”,人不是生下来就有知识的,谁没有困惑呢?有困惑却不向老师请教,那些困惑便终究不能解决。

  韩愈说:在我之前出生的人,他懂得道理自然比我早,我理所当然应该向他学习;在我之后出生的人,他也可能比我更明白事理,我也应该不耻下问地向他学习。我学习的是道理,不论地位高低,年龄大小,谁懂得道理,谁就是老师。

  “嗟乎!师道之不传也久矣”,唉!从师求学的道德失传已经很久了,要人们没有疑惑是很难了!古时候的圣人,超出一般人很远,尚且跟从老师请教,现在的一般人,比圣人差得很远,却耻于从师学习。“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”,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,愚人之所以成为愚人,大概就在于这个原因吧?

  “爱其子,择师而教之,于其身也,则耻师焉”,我真是感到疑惑,一个人爱自己的孩子,就选择老师来教他们;而轮到自己身上,却不好意思去从师学习,这真就应了“当事者迷”的古语。“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不耻相师”,巫师、乐师、各种手工业者,不以相互从师学习为耻;“士大夫之族,曰师、曰弟子云者,则群聚而笑之”,而士大夫们,一提到叫“老师”,叫“学生”等称呼,就许多人聚焦在一起笑话人家。问他们为什么这样,他们就说:“他和他年纪差不多,学识修养也差不多。”称地位低的人为师,是一种耻辱,称官位高的人为师,就近于奉承。唉!从师学习的风气不能恢复,由此可知了。

  “圣人无常师”, 孔子曾向郯子,苌弘、师襄、老聃学习。郯子这些人,他们的品德比不上孔子。孔子说:“三人行,则必有我师。”所以学生不一定不如老师,老师不一定比学生强。懂得道理有先有后,专业不同,各有所长而已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表达了与韩愈不同的关于师教的见解。 

  柳宗元认为天下万物的生长,都有自身的发展规律,“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。”必须顺应自然规律,既不能放任自流,也不可拔苗助长。否则不仅事倍功半徒劳无益,还会造成损害。柳宗元认为,育人和种树的道理是一样的,育人同样要顺应人的发展规律,而不能凭着主观愿望和情感恣意干预和灌输。因材施教,因人而异。这种“因材施教”,是“因”不同个性和兴趣爱好之“材”,通过“施教”让他更好地显露专长和发挥潜能。而不是用不同的教学方法,把七枝八岔的“材”,砍削划一为教学规范,把“因材施教”变成削足适履。柳宗元的施教观有着“量体裁衣”的含意,更为强调的是培养学生的独立意识和独到见解。

  柳宗元赞赏韩愈的《师说》之论,也钦佩韩愈不顾流俗、勇于为师的精神,对当时社会上文人士大夫“耻于相师”的风气感到痛心。但他在师道观上又有自己的见解和实施方式。他曾写《师友箴(并序)》一文,阐述了自己的师道观:

  “今之世,为人师者众笑之,举世不师,故道益离”,当今的社会上,当老师的人常常被人讥笑,整个社会上都不求师,所以离开正道越来越远;“为人友者,不以道而以利,举世无友,故道益弃”,与别人交朋友,不是因为志同道合,完全是利益关系,以致整个社会上没有真正的朋友,所以正道也就被人抛弃了。我对这种现状实在是痛心疾首。

  “不师如之何,吾何以成”,没有老师怎么行,谁为我指点迷津?“不友如之何,吾何以增”,没有真正的朋友怎么成,如何能在取长补短中有所长进?良师益友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伴侣。《孟子》曰:“尹公之他,端人也,其取友必端矣。”我很想交个朋友,但是真正可交的又是谁?如果有个人可以交往,又怕在半道中被舍弃。仲尼不会再生,鲍叔牙也早已死亡,即使二人在世,恐怕我的道也与他们的不能完全相同。道不同,何以与相谋?

  “中焉可师,耻焉可友”,言行合乎中庸之道的可以作为老师,耻于唯利是图的可以交为朋友,谨慎用这两条作为标准,时时提醒你以后的求师交友。如果能坚持中道的,即使是佣人乞丐也能够作为良师益友;如果背弃中道的,就是公侯卿相也应该背道而驰。“内考诸古,外考诸物”,选择师友不可不慎重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被贬谪永州时期,虽然是流囚,但其文名却更大了。衡、湘以南的进士者,往往以柳宗元为师。专程前来求教的不少,通信求教的更多。

  元和八年,永州剌史韦彪之孙韦中立,拿着韩愈的引荐信,特地从京城来到永州,欲拜柳宗元为师。柳宗元看了韦中立的文章,觉得写得不错,于是写下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:

  柳宗元说:承蒙来信说要拜我为师,我的道德修养不深,学业也很浅薄,从各方面衡量自己,看不到可以为师的地方。虽然我经常喜欢发表议论,写文章,但并不敝帚自珍自以为是。想不到你从京师长安来到这偏远的永州,我荣幸地被你认为尚有可取之处。我自忖确实没有什么过人之处,也不敢当别人的老师。我当一般人的老师尚且不敢,难道还敢成为你的老师吗?

陈为人书影

  孟子称“人之患在好为人师”,从魏晋以后,人们愈加不敬重老师。“今之世,不闻有师,有辄哗笑之,以为狂人”,当今之世,不听说还有什么老师。如果有个老师,大家就七嘴八舌讥笑他,把他说成是狂妄之人。只有韩愈奋勇敢为,不顾社会上世俗的坏风气,敢冒别人的讥笑轻侮,招收后生学子为徒,还写了一篇《师说》,从而态度严正地当起老师来了。“世果群怪聚骂,指目牵引,而增与为言辞。愈以是得狂名,居长安,炊不暇熟,又挈挈而东,如是者数矣”,社会上果真群起责怪谩骂,他们指眉弄眼拉扯示意,给韩愈身上增添诽谤的言辞。韩愈因此得了狂人的名称,居住在京城长安,连饭都来不及煮熟,又匆匆忙忙被贬谪东去,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。屈原在《九章·怀沙》赋中说:“邑犬群吠,吠所怪也。”县城里的狗成群结队,没有见识,看到不常见的就狂吠不止。我以往听说庸国、蜀国之南,经常下雨,很少见到太阳,有朝一日太阳出来,狗就对日狂吠,我认为这是夸大其词。前六七年,我来到南方的永州,“二年冬,幸大雪,逾岭被南越中数州,数州之犬,皆苍黄吠噬狂走者累日,至无雪乃已,然后始信前所闻者”,第二年冬天恰逢下大雪,越过五岭,覆盖南越(今两广)的几个州,这几个州的狗都惊慌失措又叫又咬,到处狂奔,一连好几天,直到雪化尽了才停止。从此以后,我才相信以前听到的蜀犬吠日的传闻。“今韩愈既自以为蜀之日,而吾子又欲使吾为越之雪,不以病乎?”现在韩愈既然已经使自己成为蜀地之日,你又想让我成为南越之雪,不是太令人为难了吗?“非独见病,亦以病吾子。然雪与日岂有过哉?顾吠者犬耳。度今天下不吠者几人,而谁敢衒怪于群目,以召闹取怒乎?”这不仅是使我为难,也会因此让你难堪。然而雪与日难道有什么错误吗?只是狗狂吠不止啊!推测如今世上见怪不吠的能有几人,那么又有谁敢以不同凡响的行动招引群人的侧目而视,招来大家取闹,惹来别人恼怒?

  我自从因罪遭贬谪以来,更加志短没有什么长远打算,在南方居住了九年,增添了脚气病,渐渐不喜欢热闹,“岂可使呶呶者,早暮咈吾耳,骚吾心?”哪里经受得了喧闹的声音,早晚在耳边聒噪,骚扰我的思想?这样一来,本来困顿烦恼的日子就更加无法过下去了。平时在这里,经常发生意外,遭到别人非难的事不少,就欠好为人师一条了。

  “抑又闻之,古者重冠礼,将以责成人之道,是圣人所尤用心者也”;我又听说,古代很看重成人加冠礼仪,表示要将用成年人的标准来要求他,这是圣人所特别认真思考的问题。近几百年来,人们不再举行成人仪式了。近来有个叫孙昌胤的人,独自发愤举行成人礼仪。仪式完毕后,第二天上朝去,到达等候朝见的地方时,孙昌胤把笏板插在衣服上,对等待朝见的同僚们说:“我的儿子举行完加冠仪式了。”跟他交谈的人都茫然不知如何回答。京兆尹郑叔则生气地提着笏板退后一步站定了说:“这关我们什么事啊?”在场的人都哄然大笑。世上的人没有人认为京兆尹郑叔则的话有什么不对,反而嘲笑孙昌胤多此一举,这是为什么?因为孙昌胤独自做了别人不做的事。如今认为是老师的人跟这事非常相似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还写过一篇《报袁君陈秀才避师名书》,他在文中写道:“仆避师名久矣。往在京都,后学之士到仆门,日或数十人,仆不敢虚其来意,有长必出之,有不至必惎之。虽若是,当时无师弟子之说。其所不乐为者,非以师为非,弟子为罪也。有两事,故不能:自视以为不足为,一也;世久无师弟子,决为之,且见非,且见罪,惧而不为,二也。”由此不难看出,柳宗元久避师名,并不是拒绝金针度人向人施教,他对于求教之人,总是倾其全力满足要求,不吝赐教,予以指导。柳宗元对韦中立拜师的请求,也只是说明拒绝的理由,但仍表示愿与韦中立来往,传授自己的全部知识,不应求师虚名,而务其实。他认为师生尺有所短寸有所长,应该学教相辅取长补短。他启发韦中立要学会独立思考,对别人的见解应“敬自择之,取某事去某事”,择善从之,要提高自我的观察判断能力。而避免跟着老师亦步亦趋,最终丧失了自我。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在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中,毫无保留地详尽向韦中立介绍了自己多年的写作体会和经验技巧:

  “吾子行厚而辞深,凡所作皆恢恢然有古人形貌,虽仆敢为师,亦何所增加也?”你品行纯厚,文辞修养很深,所有的作品恢弘博大,有古人作品形态面貌,即使我敢于当你的老师,对你又能有什么益处呢?如果因为我比你年长几岁,闻道著书时间比你早一些,真的想来往交谈学习写作的心得体会,“则仆固愿悉陈中所得者”,那么我一定愿意把我心中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你。你可以任意自行选择,决定取舍哪些就可以了。如果要我越俎代苞判定是非来教导你,我的才能不够,而且又怕前边所说的难以为师的情况,所以我不敢为师的主意已下定。你以前说想看我的文章,已经全部陈列到你的面前,这不是用来在你面前夸耀自己,只是姑且想借此观察你的表情态度来鉴别我文章的好坏。如今你来信,赞誉得实在有些过分了。我知道你确实不是花言巧语阿谀奉承一类人,只是过分看重我的文章的缘故。

  “始吾幼且少,为文章,以辞为工。及长,乃知文者以明道,是固不苟为炳炳烺烺,务采色、夸声音而以为能也。”起初我年轻幼稚,写文章认为辞藻讲究才算技巧。及至长大以后,才明白文章是用来明道的,这本来就不该一味追求辞采华丽、声韵铿锵;不能着意于卖弄华丽的辞藻、夸耀声韵的悠扬,把这认为是行文之道。凡是我所陈列在你面前的,都是我自认为接近圣人之道的,然而并不真正明白这些究竟离圣人之道果真是近还是远。因此,我每次写文章,“未尝敢以轻心掉之,惧其剽而不留也;未尝敢以怠心易之,惧其弛而不严也;未尝敢以昏气出之,惧其昧没而杂也;未尝敢以矜气作之,惧其偃蹇而骄也”;从不敢掉以轻心,担心太轻率不深刻;从不敢以懈怠的态度来进行写作,担心文章结构松散不严密;从来不敢糊里糊涂地写出来,担心主题不明、条理不清;从不敢以矜持的态度写出来,担心文章盛气凌人,不深入浅出通俗易懂。我写文章,“抑之欲其奥,扬之欲其明,疏之欲其通,廉之欲其节,激而发之欲其清,固而存之欲其重,此吾所以羽翼夫道也。”不任意挥洒,想要文章表现得深刻;尽情发挥,想要文章显得明快;理顺语气,想要文章通畅;严格遣词造句,想要文章精炼有力;反复修改,剔除陈词滥调,想要使文章清新不落俗套;凝聚保存文章的气势,想要使文章凝重不浮,这就是我们来阐述圣人之道的写作态度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还认为,为了阐发更多更深刻的道理,还应该学习“五经”的长处,汲取前人的经验:“本之《书》以求其质,本之《诗》以求其恒,本之《礼》以求其宜,本之《春秋》以求其断,本之《易》以求其动,此吾所以取道之原也”;根据《尚书》设法做到文章质朴,根据《诗经》设法做到艺术感染力强;根据《礼记》设法做到分寸适宜;根据《春秋》设法做到观点明确;根据《易经》设法做到变化发展,这就是我学习圣人之道的源泉。“参之谷梁氏以厉其气,参之《孟》《荀》以畅其支,参之《庄》《老》以肆其端,参之《国语》以博其趣,参之《离骚》以致其幽,参之太史公以著其洁,此吾所以旁推交通而以为之文也”;参考《谷梁传》使文章富有气势;参考《孟子》《荀子》使文章博大丰富;参考《老子》《庄子》使文章汪洋恣肆;参考《国语》使文章聊有情趣;参考《离骚》达到文章含意幽深;参考《史记》使文章表达得简洁精准,这就是我广泛推崇吸取并融会贯通从而作为写文章的准则。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在《答韦中立论师道书》的结尾写道:“凡若此者,果是耶,非耶?有取乎,抑其无取乎?吾子幸观焉,择焉,有余以告焉。苟亟来以广是道,子不有得焉,则我得矣,又何以师云尔哉?取其实而去其名,无招越、蜀吠怪,而为外廷所笑,则幸矣!”凡是像这样做的,果真是对还是不对?可取还是不可取?希望你独立作出抉择,抽空把你的选择告诉我。希望常来信推广这些写文章的方法和态度,这样,你也许没有什么收获,我却是很有收获,还何必说什么拜我为师呢?我们取交流写文章之道的实质,去掉拜师的虚名,不要招来越犬吠雪、蜀犬吠日的事,而被朝野的人所讥笑,那么实在万幸!

陈为人书影

  柳宗元充分肯定教师的作用。他认为无师便无以明道,要“明道”必从师。柳宗元谢绝的是结成正式师生关系的名分,不敢受拜师之礼。但对来向他请教问道者,他无不尽其所知给予解答,诚恳地指导后学者,确有为师之实。他提出“交以为师”的主张,即师生之间应和朋友之间一样,相互交流、切磋、帮助,在学术研讨上是平等的,而不是单纯的教师爷与受教者的关系。柳宗元的“师友”说是传统师道观中有很大影响的一种学说,可说是“良师益友”一说的最早倡导者。“兼听则明”,我引用了韩愈、柳宗元的一番话,不知读者诸君可听懂我的“弦外之音”?

ID:shanxiwenxueyuan
文学 | 思想 | 视野 | 品味
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南华门东四条
邮编:030001   电话:0351-3071809
微信公众号投稿邮箱:sxwxywx@163.com
Copyright © 珠海日语培训价格联盟@2017